网曝铁路订票系统开发费用3亿多 网友:几亿的系统弱不经风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逢节必瘫,距今年春节铁路订票系统大遭挞伐数月之后,铁路12306网站再次出现在聚光灯下。在国内,没有哪个服务类网站遭遇如此多无名怒火,有人调侃,之前铁路只是在春节广受质疑,现如今频率大幅上升,每逢重大节假日,铁路订票系统都要承担众多口水。

此次把铁路订票系统推到风口浪尖的是其3亿余元的一期系统开发费用。这个价格是否离谱,各界还存在诸多争议。这种争议似乎从系统开发之初就埋下了种子,自从铁道部将12306网站交由铁道部信息中心和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共同开发,这种自成一家的做法难免受到诟病。如果不改变垄断思维,中国铁路在不断提速改善公众出行条件之时,公众对其质疑亦会迎来“提速”。

律师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最近民众对12306网站意见很大,投资数亿元还是面临登录难、买票难,而铁道部表示网站建设一期1.99亿元招投标符合规定程序,这个回应显然不能解除民众疑虑,有人说3000万元就可以的,网站建设是否也存在严重腐败呢?”北京律师董正伟告诉燕赵都市报记者。

24日,他向铁道部发函申请公开12306网站建设招投标过程的有关信息,目前正在等待对方的书面或传真、电子邮件答复。董正伟请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有:铁道部公开12306网站建设设计服务招投标过程的全部信息,包括招投标信息发布范围、多少企业参与、时间进程、参与投标企业的资质条件、各参与企业的投标方案、评标过程、中标情况、网站设计、建设运营总造价、网站交付使用验收标准等。之前,这位热心公益的律师曾多次向铁道部发函,要求公布动车票价信息等内容。

正值史上最长黄金周前夕,在董正伟发函之前,铁道部官方指定购票网站12306弱不禁风的表现已经引起了公众的质疑。一些有出行意愿的人发现,12306网站登录困难,不时处于瘫痪状态。

正当部分人网络购票失败,悻悻作罢时,从太极股份官方网站传来消息,该公司中标铁路“新一代客票系统”,中标价为1.99亿元。有如风助火势,这一信息刺激了众多网民神经,“近2亿元建设的客票系统为何如此脆弱”,质疑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进一步的信息显示,1.99亿元并不是“新一代客票系统”一期的全部中标价,同期中标的还有同方股份,其中标金额是1.3亿元。

据了解,“12306”的开发维护由铁道部下属的两家单位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共同完成。新一代客票系统建设则公开招标,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中标提供部分软硬件设备和集成服务。

7月,铁道部天价宣传片引起的余波未了,孰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彼时,审计署公布的一则信息引起了各方关注,这则信息指出,铁道部一部5分钟的官方宣传片制作成本高达1850万元。业内人士指出,类似水准的宣传片制作成本不超过30万元。随后,曾担任铁道部宣传部宣传处处长、现任铁道部文联副秘书长的陈宜涵与其丈夫一起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有相似情节的是,在客票系统一期中标价公布后,部分网站开发平台负责人公开表示,类似的系统开发价格不超过3000万元。网络吐槽不断增多,一些围观的网民认为,“铁道部花天价买来了一个低劣的系统”,期待有关部门揭开其中的真相。“铁道部应当公开12306网站招投标的全部信息,以平息质疑。”董正伟表示。

价格不是主要问题,关门才是主要问题

如同天价宣传片一样,众多网民期待此次12306天价网站建设费用能揭开另一个盖子。中标企业的背景、招标过程等信息都耐人寻味。

不过,事实并不像网民想象的那样简单。一位IT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IT数据服务业有了长足进展,但和IBM这样的行业巨头相比,仍存在不少差距。“比如IBM,它为客户提供数据解决方案,每年千万美元的服务费对它来说不算大单,国内一些收费终端的企业向IBM购买服务,尽管系统数据并不十分复杂,每年也要向它交纳数百万美元的服务费,这还不包括购买服务器的庞大开支。”

而铁路客票系统十分庞杂,它涉及大量的数据库查询工作,如果要适时查询时间、座位、车次等,需要大量的服务器响应,遇到购票高峰期,每天十几亿次的查询负载就难以处理。以目前的网络架构来看,解决访问量过大的问题,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在访问量大的地区增设服务器,而设备的购买和维护也是一个天文数字。目前,国内淘宝、京东等电商的IT数据服务,都投入了巨资,而其技术复杂程度其实不高于铁路网上购票系统。作为信息化建设的重要一环,新一代客票系统是与其大投入的建设相匹配的。

这位业内人士指出,公众真正需要关心的恐怕还是在信息全球化的时代,铁路信息化建设应当开放兼容,以更低廉的价格为公众提供更高水准的服务。

有媒体指出,2006年铁道部筹划网上售票系统时,曾有两大成熟解决方案,一是IBM拥有专利的“基于z/TPF的互联网订票引擎”,另一个是由清华大学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分布式解决方案。不过,这两套方案均未被采纳。报道称,IBM服务成本过高可能是未被采纳的原因,而清华大学方案未被采纳则原因不明。

最终,12306网站由铁道部信息中心和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共同开发,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所具体负责开发和维护。IT服务业并不是铁科院电子所的强项,该项目启动之初即广受质疑,被指为垄断行业的内部利益分配。

“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后果很快显现,12306网站2011年6月1日正式上线,半年之后的春运首考,即出现了网络瘫痪。铁科院电子所相关负责人的解释是,12306网站的日均点击数超过10亿人次,同时登录进入网站的独立用户达250万人,单日交易量高峰达188万笔,7天内网站访问用户占全球互联网用户的0.9%,并发访问量大但既有互联网接入宽带明显不足,造成了网络拥堵。铁道部已启动了新一代客票系统的规划和设计,希望社会各界积极建言献策,以改善用户体验。时隔数月,网络拥堵就再次发生。

在众多社会建言献策中,呼声最响的莫过于铁路要与国内各家主流电商合作,授权其它电商开展火车票网上售票业务。今年3月,一度传出京东、携程等电商将开展火车票网购业务,但始终只闻雷声不见雨点,业内传出京东商城和铁友网合作网上售票被铁道部运输局叫停,至今在12306的网站首页仍挂有“12306.cn是中国铁路客户办事中间独一网站,截至目前,没有授权其他网站开展类似办事内容,敬请广大用户留意”的相关警示。“网站运转不灵,建设招标信息公众不知情,铁路运输企业作为公共服务企业,独家经营、高度垄断,应当最大限度满足消费者需求、充分保护消费者权益。”董正伟说。

网络时代,如何破题购票难?

“登华山易,登12306网难!”这是一位回家心切的网友的留言。随着节假日出行需求日益增多,如何破解“一票难求”?

从第三方支付渠道太少,到只划钱不吐票,再被抱怨没有手机订票软件……12306上线一年有余伴随着各种争议,似乎没有哪一家电商引发的质疑比它多。

而有关专家指出,无论是春运期间的一票难求,还是双节期间铁道部官方订票网站的排队拥堵,还是各种争议,都体现了中国铁路运输业集行政垄断和行业垄断于一身的特性。

IT业内人士指出,铁路网上售票系统在技术上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难关。

以PV值来计算,12306的日均PV为1694万,而国内电商巨头淘宝的日均PV为5.25亿,考虑到前者节假日会出现井喷现象,亦可以通过多种技术预案来解决。

其实,如果12306将售票系统的数据接口对外开放,主流电商的广泛接入,发生大规模瘫痪的几率将大大降低。

据昨日新华社的报道,一些专家建议,在火车购票实名制实施后,像飞机票一样开放火车票销售,已经完全没有技术障碍。如果尽快向商业网站授权订票资质,推动火车票网上销售开放化,将能够减轻铁路网站订票压力,方便老百姓买票。

而部分专家认为,要解决网络购票“一票难求”,比技术壁垒更难攻克的是经营理念和方式的转变。“现在的运作管理模式多强调技术原因,缺乏对客户的人文关怀,推出的公共服务产品必然带有先天缺陷。”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一位教授告诉本报记者,此次人们对铁路网上订票系统天价建设费的质疑暴露出两大问题:一是公众对铁路行业自然垄断的怀疑,铁路的市场化改革步履缓慢;二是网站建设招标信息不透明,人们怀疑运作程序有问题。而在计划经济向商品经济转轨过程中,铁道部还在沿用过去的行政化模式将各种蛋糕切分给下属企事业单位,不愿分给外人一杯羹,哪怕其信息化建设水平低于市场同行。这是权力介入经济领域后的必然结果。

在12306网站上线不到一年之际,铁道部的一位官员就曾宣称,该网站估值已达100亿元。从高峰期的日均PV来计算,它的确已经成为行业巨人,而这种依靠行业垄断迅速膨大的身形,痼疾如影随形,没有选择权的公众只能通过一遍遍刷新页面期待奇迹的发生。


目前还没有评论.

评论